一篇文章告诉你为何代孕在我国屡禁不止!

 试管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4-08 16:16

“大家不要觉得,我们做这个行业是为了简单的挣钱!你们自己客户在服务的过程一定要有责任感。我们知道的要我们告诉客户,这是委托人给予我们的基本义务!”
 

一次偶然的机会通过朋友认识,知道了原来苏州当地有一家代孕公司,出于记者的好奇,便委托了朋友约了公司的李总,约谈一下。
 

要知道我本人是打心眼里厌恶这类人,用违背道德伦理的方式去挣钱,这钱在我看来很不干净。
 


 

中午2:00我如约到了他们公司的门口,坐落在金鸡湖边的一栋高档写字楼内。看起来很是正规,立贝海外试管婴儿,还没进门便听见了里面的呵斥声,我想大概是某个员工被领导指责了吧。进了门,李总正生气的看着那位员工,看见我,便招了招手,示意我进到里屋。
 

看到这场景,顿时对于这个行业的厌恶感又油然而生,明明挣这些不干不净的钱,还整的那么有原则。可谓真是有组织有文化啊。
 

进屋里坐下,李总倒了茶,给了我,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,他好像看清楚我的心思一样,先开口道:朋友跟我说你是记者,其实我并不抵触,因为行业的曝光也好、宣传也好,这是市场运作中应有的规律,我们不怕接受采访,原因是我们没有认为我们是在做一件错事。
 

听到这里我很好奇,内心惊叹道:好家伙,这么理直气壮?真是人不要脸树不要皮!
 

但在接下来沟通的3个小时里,让我真正的以客观的角度、理性的态度去看待这个行业了。
 

首先,我仍然认为1、代孕是一件不合法的事情 2、代孕的行为有悖于公序良俗 3、这件事情从伦理上来说不道德。
 

先说说通过这次采访后,我从之前的有色角度怎么样转变到客观看待代孕这件事情。
 

李总跟我说,你知道需要做代孕的99%群体是一个什么样的 群体吗?代孕并不是你们理解的富人对穷人的剥削,剥削指的是不对等地位和劳动力的付出,从根本经济角度来看,这就不符合剥削。需要代孕的群体99%都是因为自己无法生育,而迫不得已才选则的这项技术。有大龄家庭、失独家庭、自身条件不允许生育的家庭。在所有的案例里,没有人是心甘情愿使用代孕技术的。但如果不使用代孕技术,那他们的家庭就不完整。再次情况下, 请问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?没有,举个例子,我们在2018年服务过一个失独家庭,老两口50多岁,2012年,家里唯一的独生女,因为见义勇为,被歹徒拿刀刺成重伤,送到医院后由于出血过多,离开了人世。家里并不富裕,案件侦破一共用了近2年的时间,老两口拿到赔偿后,前前后后在省人民医院做了8次试管,自己都没有怀上!为什么?年龄大,太难了,难道他们不要孩子了吗?外界的声音会说,两口子就这样踏踏实实过完剩下的日子,才是对女儿最大的安慰,但他们的心灵寄托怎么解决!靠网上那些舆论就能够让他们开心吗?不能!甚至会给他们造成阻碍。因为未经他人苦,莫劝他人善 就是这个道理。
 

后来也是几近折腾,在我们这里做了代孕,生下了儿子,本来以为他们可以开心的时候,但他们却说,如果是个女儿就好了。所以他们为什么要代孕的心情和原因 ,你能了解了吗?
 


 

类似这样的故事李总又给我分享了好几例。
 

其实至此,我还是认为他们就是为了挣钱,说这些感动自己的故事。但后面讨论的观点确实稍微改变了一些我对他的看法。
 

他说:代孕在没有刚性需求的情况下被使用,确实从道德上不被允许。从孩子的角度来说,有一个完整的,健康的生长环境这才符合伦理道德,就像我刚刚训斥的那位同事一样,我们要求面对同性群体客户的时候,一定要劝其考虑清楚,再去做这件事情,因为对于孩子以后在生活里没有父亲或者母亲,那么孩子在发育的过程中,身心上是否能够完全健康,这个是他们做为委托人要考虑清楚的。我们不希望孩子的童年不完整。这也不是我们想看到的。
 

我又反问到,那你们又怎么能杜绝人口贩卖这种事情的发生呢?如果不能的话,你们这岂不是犯法了吗。 他笑了笑反问我:据你了解,做一次代孕需要的费用是多少?我说:大概70~80万吧。 他说:不错! 紧接着又追问道:如果做代孕的委托人是为了贩卖人口,你觉得能卖到多少钱?
 

说到这里,我一惊!是啊光代孕一个孩子的成本就要这么高,人贩子不至于连这点财务帐都算不明白去搞人口贩卖的事情吧。
 

也就是从这里,我才明白了,原因是因为对于代孕行业的不了解,所以会有一个跟风理解的思想。
 

他紧接着说道:代孕在我国不违法,但也不合法,2016年以前从管理条例上是禁止的,但2015年12月分的时候,“禁止一切形式的代孕行为”从人类辅助生殖规范管理条例上删除了。不能说允许了,但不禁止。泰国2015年全面禁止代孕,2022年议员们又纷纷讨论如何将代孕合法化。西方的一些发达国家包括咱们邻国,俄罗斯、乌克兰、日本都是有代孕法的。因为我们不能去从容一件违反道德的商业行为肆意发展,但也不能扼杀那些真正的需求群体的根本需求。如果你把代孕定义成违法行为,那么社会中那成千上万的家庭的基本权利又如何能得到保障呢?靠一句简单的:这都是命,去解决吗?
 


 

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做了8年的时间,辅助生下来孩子没有上万,也有几千个了。我只知道,每一个家庭在抱到孩子的那一刻,都是无比兴奋、开心的。其他的,我也知道我也了解。但我觉得传播幸福,才是我们最有成就感的地方。这个行业的收费参差不齐,因为有很多环节本应该支出的地方,有些机构故意压低价格,来获取客户选择的可能,我不反感,但我会那么去做,因为我们有我们的道德底线。
 

以上大概就是我访谈的全部内容。虽然我觉得他有些地方说对,但在现在的法律政策下,我仍然不会支持他们,作为记者,保持清醒的、客观的头脑才是我的本职。我仍然认为1、代孕是一件不合法的事情 2、代孕的行为有悖于公序良俗 3、这件事情从伦理上来说不道德。